随着德甲落下帷幕,德国足球正式切换到了欧洲杯时间。今天德国足协公布了德国队欧洲杯26人名单的号码,几名明星球员都出人意料地更换了号码。其中最让人惊讶的是时隔两年多回归的托马斯·穆勒并没有穿回13号,而是选择了他在拜仁的25号!穆勒的拜仁队友格纳布里接过了原本属于布兰特的10号,韦尔纳因罗伊斯落选而重新选择11号,而另一名切尔西球员吕迪格则从16号变成2号。

自从比尔霍夫出任国家队领队(国家队主管),德国队在商业化道路上越走越远,而其中一个重要体现就是明星球员会在一个相对长的时期内(至少一个大赛周期内)有固定的球衣号码,这对于促进球衣销量的作用不言而喻。在这其中,穆勒无疑是典范。自2010年世界杯从队长巴拉克手中接过13号球衣以来,他便是德国队13号的代名词。而且众所周知,一代传奇射手盖德·穆勒当初代表西德队参加1970和1974年世界杯以及1972年欧洲杯时也是身披13号球衣。对于德国足球而言,“13号”与“穆勒”简直就是一种精神图腾,是两个黄金时期的重要象征。

自从穆勒在2019年初被勒夫“请出”国家队之后,13号球衣便由莱比锡RB后卫克洛斯特曼接管。在克洛斯特曼因故缺席的情况下,也会有其他球员临时选择13号。例如去年11月国际比赛周期间,克洛斯特曼因膝盖开刀落选,埃因霍温左后卫菲利普·马克斯就身穿13号上演国家队处子秀。

如今随着穆勒回归,外界本以为13号会就此物归原主。没想到,穆勒却因本届欧洲杯的报名人数从23人临时增加到26人,而打了25号的主意!对此,很多球迷在网上留言表达了不解与不舍。不穿德国队13号的穆勒,实在是太违和了!但穆勒的选择也完全可以理解,毕竟自2008/09赛季出道以来,他便一直是拜仁的25号,不曾改变。相比于13号,25号显然才是他最喜欢的号码,也是他的第一标志。

而且很多球迷都忘了,其实在2010年3月3月与阿根廷的友谊赛上演国家队处子秀时,穆勒就是身披25号球衣!(包括在德国U21队的时候,他也多次身穿25号球衣。)既然如今在德国队重新开始,他决定回归原点,不也挺好的吗?

穆勒放弃13号,而克洛斯特曼也没有继续穿13号。本届欧洲杯上,中前场多面手约纳斯·霍夫曼将成为新的德国队13号——他在门兴格拉德巴赫穿的是23号。不穿13号的克洛斯特曼,可以穿回在莱比锡的16号,原因是吕迪格放弃穿了超过6年的16号,改穿了2号。自从拉姆在2014年世界杯后宣布退出国家队,吕迪格便接过了“队短”的16号。2016年欧洲杯,吕迪格入选23人名单后又因伤退出,临时补选入队的若纳唐·塔因此接过了16号。后来无论是2017年联合会杯还是2018年世界杯,吕迪格都是身披16号球衣出征。这个号码已经成为他在国家队的标志。

相比之下,自从左路全才马塞尔·扬森淡出之后,2号这个原本象征主力后卫的号码就不太受欢迎。2012年欧洲杯上,初出茅庐的京多安选择了大哥们挑剩的2号。2014年世界杯上,轮到另一名多特蒙德球员格罗斯克洛伊茨选择了2号。但无论是司职中场的京多安,还是身为边路多面手的“大十字”,最终都没有机会身披2号球衣在大赛上亮相。随后在2016年欧洲杯和2017年联合会杯上,替补中卫穆斯塔菲选了2号。到了2018年世界杯,变成替补左后卫普拉滕哈特穿2号。如今,很有希望以主力身份出征本届欧洲杯的吕迪格突然改穿自己在切尔西的2号,着实出人意料。

除了穆勒和吕迪格,格纳布里与韦尔纳也换了号码。格纳布里在国家队中穿过好几个号码,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他身穿国奥队的17号球衣大放异彩。2016年11月客场8比0横扫圣马力诺的世预赛上,格纳布里身披8号完成国家队处子秀,并上演了帽子戏法。随后他回炉德国U21队(在2017年U21欧青赛上穿11号),后来又经历了几次不合时宜的受伤,直到2018年10月才终于重新得到勒夫征召。客场1比2负于法国的欧国联,出任首发中锋的他竟然选择了6号球衣!不过从2018年11月开始,格纳布里便成为20号的固定人选,并穿着这个号码坐稳了主力中锋位置,表现有目共睹。假如欧洲杯按期在去年夏天就举行,格纳布里几乎肯定就是德国队的20号,很多球迷也一早买了他的20号球衣。

如今,随着原是10号主人的布兰特落选,格纳布里突然接过了这个象征中场核心的号码,颇为令人费解。毕竟早在3月国际比赛周时,布兰特就已经落选了,而当时是由哈弗茨穿上10号,左翼卫戈森斯则穿了7号——无论是7号还是10号,都是名花无主,可供已是绝对主力的格纳布里优先选择。结果他并没有选自己在拜仁本赛季才换的7号(此前是22号),而是选了跟他的场上位置与技术特点都不太“对口”的10号。由于在国家队资历尚浅,哈弗茨此前一直没有固定号码,如今将穿上7号首次出征大赛,戈森斯则选了原本属于格纳布里的20号。这3名球员的最终选择确实令人迷惑,特别是哈弗茨与格纳布里的“错位选择”简直就是要逼死强迫症!

相比之下,韦尔纳不再穿9号,而是改回11号则完全在情理之中。毕竟无论是在莱比锡RB还是切尔西,韦尔纳都是身披11号球衣。首次代表国家队出征大赛——2017年联合会杯时,他也是11号。那届赛事,韦尔纳不仅随队夺冠,还以3个进球与2次助攻赢得了金靴奖。只是因为“老11号”罗伊斯回归,韦尔纳才在2018年世界杯改穿9号,随后也一直穿着9号。只是相比于11号,9号对于韦尔纳来说显然不太吉利。如今既然罗伊斯不回来了,切尔西前锋果断换回11号,而将9号留给了搭上末班车的摩纳哥前锋福兰德。

德国队在大赛报名之前如此大规模地更换号码,在勒夫任内还是第一次出现。尽管球员有他们的理由,但对于已提前购买了球衣并印了号的消费者(也包括提前订了主要球员印号的小商家)来说,则可能因此蒙受损失,无处伸冤。当然,除了穆勒、吕迪格、格纳布里和韦尔纳,其他主要球员的号码都保持不变——与穆勒一同回归的胡梅尔斯还是以前的5号,队长诺伊尔当然还是1号,而金特尔、基米希、克罗斯、聚勒、戈雷茨卡、萨内、京多安与埃姆雷·詹则分别是4号、6号、8号、15号、18号、19号、21号和23号。

其中戈雷茨卡在2018年世界杯上是14号,大赛后从淡出的赫迪拉手中接过了6号。但到了2019年3月国际比赛周,他又与被勒夫固定在后腰位置上的基米希对调了号码——“鸡哥”在2016年欧洲杯上身穿21号,后来因克罗斯从18号改穿8号,他以18号身份参加了2017年联合会杯与2018年世界杯。

在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基米希从离队的蒂亚戈手中接过了拜仁6号球衣(此前是32号)。因此无论是在拜仁还是国家队,基米希和戈雷茨卡这对好搭档都是6号和18号。但从新赛季开始,戈雷茨卡就会从离队的哈维·马丁内斯那里接管拜仁的8号球衣。相信一旦克罗斯从国家队退役,“磁卡”也会在国家队改穿8号。

门将:1号诺伊尔(拜仁慕尼黑/98场0球)、12号莱诺(阿森纳/8场0球)、22号特拉普(法兰克福/5场0球)

后卫:2号吕迪格(切尔西/40场1球)、3号哈尔斯滕贝格(莱比锡RB/8场1球)、4号金特尔(门兴格拉德巴赫/38场2球)、5号胡梅尔斯(多特蒙德/70场5球)、15号聚勒(拜仁慕尼黑/29场1球)、16号克洛斯特曼(莱比锡RB/12场0球)、20号戈森斯(亚特兰大/5场0球)、24号罗宾·科赫(利兹联/7场0球)、26号京特尔(弗赖堡/1场0球)

中场:6号基米希(拜仁慕尼黑/53场3球)、7号哈弗茨(切尔西/13场3球)、8号克罗斯(皇家马德里/101场17球)、13号约纳斯·霍夫曼(门兴格拉德巴赫/2场0球)、14号穆西亚拉(拜仁慕尼黑/2场0球)、17号诺伊豪斯(门兴格拉德巴赫/5场1球)、18号戈雷茨卡(拜仁慕尼黑/32场13球)、21号京多安(曼城/45场10球)、23号埃姆雷·詹(多特蒙德/33场1球)

前锋:9号福兰德(摩纳哥/10场1球)、10号格纳布里(拜仁慕尼黑/20场15球)、11号韦尔纳(切尔西/38场15球)、19号勒鲁瓦·萨内(拜仁慕尼黑/28场6球)、25号托马斯·穆勒(拜仁慕尼黑/100场38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