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缴纳的费用,中国会及时、足额缴纳,一分都不会少。”针对联合国要大幅增加中国会费的做法,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大使8日在联合国这样表示。他说,中方反对任何在联合国经常预算比额方面把中国同其他发展中国家区别对待的做法,不会接受超出中国支付能力的计算方法。

据中新社报道,在8日举行的第70届联大第五委员会(行政和预算委员会)关于联合国经费分摊比额议题的讨论中,联合国会费委员会主席格雷贝尔、主计长巴希欧塔斯做了关于经常预算和联合国维和摊款比额的介绍,就2016至2018年的经常预算和维和摊款比额提出了建议:根据当前以支付能力为基础制定的现行计算方法,中国2016-2018年的经常预算和维和预算分摊比额将大幅度增加。

据日经中文网此前报道,根据联合国的新算法,2016至2018年的联合国会费中,中国的分摊比例从第6位上升至第3位。在英法德的分摊比例出现下降的背景下,中国的分摊比例将从5.148%大幅上升至接近7.92%。

对此,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大使发言时表示反对。王民说,反对任何在联合国经常预算比额方面把中国同其他发展中国家区别对待的做法,不会接受超出中国支付能力的计算方法。

王民认为,在衡量支付能力方面,要充分考虑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不能只看到一些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势头好的一面,夸大其实际支付能力,忽视其人均收入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差别。

王民说,频繁变化不利于财政稳定。他说,应继续根据联大规定,比额确定后保持三年不变。现行会费和维和摊款比额计算公式并不完美,但平衡考虑了各方关切,是会员国长期艰苦谈判形成的共识,10多年的实践也证明是行之有效的。继续沿用该公式,有利于会员国缴纳摊款,有利于稳定联合国财政状况。

近年来,联合国预算规模不断扩大,屡创新高。“必须指出,联合国的经费来自会员国纳税人,每一分钱都不是多余的。”王民说,“希望秘书处在预算编制上实事求是,在预算执行上加强监督和问责,避免资源浪费,珍惜并用好会员国的每一分钱。”

王民表示,只要计算方法公平、公正、合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中国愿意承担应尽的财政义务,并在维和摊款方面继续担负起作为安理会常任国的特殊责任。“该缴纳的费用,中国会及时、足额缴纳,一分都不会少。”王民说。

北青报记者查阅联合国官网了解到,3月12日,中国已经全额缴纳了2015年会费,缴纳金额为将近1.4亿美元,分摊比额为5.148%,位列第六位。

分摊比额前五位分别是美国22%、日本10.833%、德国7.141%、法国5.593%和英国5.179%。截至目前,除了美国之外,前六国家的五位都已交齐。

除了承担会员义务外,中国还有其他多项针对联合国的捐赠。为支持全球妇女事业和联合国妇女署工作,中国将向妇女署捐款1000万美元。同时,今后5年内,中国将帮助发展中国家实施100个“妇幼健康工程”和100个“快乐校园工程”,并在当地培训10万名女性职业技术人员。

复旦大学联合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上海联合国研究会秘书长张贵洪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王民的发言可以看出,中国对会费的现有算法是支持的。之前会费的增长也是根据中国人均收入的提高,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反映。

张贵洪分析,这次大幅增加中国的会费很可能是联合国把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区别对待了。中方因此提出异议。供图/CFP

会费问题总是让联合国“头疼”,除了比额确定以外,催缴也是个难题。联合国的会费到底是如何计算的,是否合理?交了会费有什么好处?联合国又是如何“催债”的?

《联合国》第十七条规定,联合国组织的会费“应由各会员国依照大会分配限领担负之”。各国应缴纳的会费数额由大会根据会费委员会建议批准的比额表确定,主要根据每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口以及支付能力等因素予以确定。针对发展中国家,会费会有一定的宽减。

联合国常规预算每两年制定一次,10月份各国开始基于联合国预算委员会计算的数据开展分摊比例的调整交涉,并于年底正式决定分摊比例。

根据联合国《大会议事规则》,联合国大会应任命由专家组成的会费委员会,会费委员会应就会员国根据《》的规定大致按支付能力分摊本组织经费的问题向大会提供咨询。这一委员会成员十八人,按要求不得有两人同为一国国民,成员任期三年。

按程序制定的分摊比额表要经过联大决定,决定后至少三年内不作总的修改,“除非相对支付能力显然已发生重大变化。”

张贵洪认为,联合国应该会考虑中国代表团在会议上发表的意见,最后联大通过的中国分摊比额也应该不会这么高。

为了催缴,联合国也是拼了。去年,联合国曾在收到了中国1.4536亿美元会费后发微博催缴其他会员国,“5月13日,中国全部缴纳了2014年联合国常规会费。好评哦,亲!赞!尚未缴清会费的童鞋要努力!加油!”

一经大会决议的会费数目就必须足额缴纳。缴纳联合国会费是义务,这与捐款等自愿行为不同。张贵洪说,“如果不交会费是可以被停止会员资格,可以不让参加联大会议的。”

根据《联合国》第十九条规定,成员国所欠会费如果达到该成员国应缴会费两年的总和,那么该成员国将自动失去下一年在联合国大会的表决权。

联合国官网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193个会员国中有128个缴纳了2015年的经常预算摊款。其中,多米尼加、新加坡和丹麦等25个国家完全按照要求,于1月31日前全额缴纳了2015年会费。包括中国、日本等国在内的103个国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足额缴纳。

《联合国》还规定,“大会如认为拖欠原因,确由于该会员国无法控制之情形者,得准许该会员国投票。”欠款大户美国一直在会费问题上打“擦边球”,一般会拖欠到不能不出手的时候再把债还上。去年,也门已因长时间拖欠会费被停止大会投票资格,而索马里等4国则被暂时“谅解”,准许投票。

尽管缴纳会费是每个成员国的义务,但是根据联合国的习惯做法,分摊更多会费还是会带来相应好处。

张贵洪告诉北青报记者,除了展示负责任的国家形象外,多承担会费还会带来联合国工作机会的好处,即会员国可以选派更多员工赴总部工作。

“联合国总部中,有些岗位是竞争的,而也有一部分岗位是与会费挂钩的。”张贵洪表示,以中国为例,会费交的越多,联合国总部里就可以有越多的中国籍员工。这些中国籍员工当然是为联合国工作,但当联合国指定一些项目、工程或活动时,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这些员工可能会做有益于中国的事,也让联合国更了解中国。

不过,张贵洪认为,中国其实目前还没有充分用好这些名额。现在,中国籍员工大部分是通过个人渠道申请到联合国的工作岗位,而非政府部门选派。中国应该利用好会费带来的工作岗位机会,进行培训和选派。(岳菲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