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从稚嫩孩童时就遇到一个人,跟自己一起长大、彼此交心、拥有共同的梦想、并一起为之付出、相互扶持着走过一生,这样的友情实在太过难得。

这可能也是大家真情实感沉迷本马达的原因,好莱坞兄弟情代表Matt Damon(马特呆萌,以下简称呆萌)和Ben Affleck(本阿弗莱克,以下简称大本),

其中有并肩站上奥斯卡领奖台的荣光,也有人生低谷时期的陪伴,将近四十年的时光里,他们实力诠释了人生难得一知己。

呆萌和大本可以说是正宗的竹马竹马,从小一起在波士顿长大,两家房子离得不远,中间有条街叫珍珠街。

那时呆萌10岁,大本8岁,这两个相差两岁的小孩就在这里开始了与彼此长达一生的友情。

现在看来相差两岁,其实不算什么,但从他们采访中透露出的时间点来考虑,其实这段友情能够持续也是一件挺神奇的事。

因为孩子们通常都倾向于跟自己同龄、同年级的朋友玩,呆萌升上高中的时候,大本还在上初中,呆萌高三了,大本还是个高一新生。

但他们似乎并没有这样的困扰,总是坚定地站在彼此身边,现在呆萌回忆起自己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最后一次打架,大本就在他身边,救他于危难之间。

要知道那时候的大本完全不像现在这样人高马大,还只是一个比较矮小的少年,但看到呆萌要被揍,立马就冲上去保护他了。

我骂了几句我认识的一个小伙伴,他身高差不多得快有两米了,反观我大概也就一米六,我也忘了说了啥,反正那小伙子就要来揍我。

我心想,完犊子了,还没反应过来呢,我就已经被扑倒在地了,那个小伙子压在我身上。

我想着,这次绝对会很惨,但就在这一刻,当时身高也只有157的本阿弗莱克猛地一下扑过来把我身上那个人推开了。

在年少呆萌的心里,看到大本哪怕舍命冒险也要站在他这一边,保护他,从那一刻起,两个人友谊的小船就扬帆起航了。

他们在彼此人生中占据的时间很长,分量很重,漫长的友情时间线没有模糊掉曾经那些带来震撼的感人时刻,反而把这些瞬间都铭记在心里,始终不忘。

因为妈妈有个朋友是选角导演,所以大本从小就在演戏,但他那时候并没有真的下定决心做这件事,

在遇到马特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演戏是我一个人的事,我就只是到处晃一下,出现在一个小电视节目里啥的,我周围没有人理解这件事。

突然间,我有了一个朋友,就是马特,他懂我的感受,懂演戏,他也想要去做这件事,觉得演戏很好玩,想要跟我一起谈论这件事。

在他们拥有了共同的梦想——拍电影之后,对于这一目标的痴迷贯穿了两个人的青春期。

我们都爱上了一样东西——表演和电影制作,我觉得我们在这段成长的、真正重要的岁月里,

高中的时候,他们俩会一起去吃所谓的商务午餐,为未来制定计划,现在回头看可能觉得两个孩子傻里傻气的装大人,

但少年人的梦想却因为这份真挚闪闪发光,他们真正把对方当成了同路人,在追逐目标的路上,两个少年要并肩前行。

在呆萌16岁、大本14岁时,他们正式开始往返纽约去试镜,这时的他们真就是凭借一腔热血去追梦,毕竟家里考虑到演员这份工作的不稳定性,虽然不至于反对,但也不是很支持孩子去做这个。

但他俩互相支持着,向父母们捍卫自己选择演艺事业的权利,呆萌偶尔回想起来,都禁不住会感叹,那时真是年轻。

我们那时候自己坐巴士去纽约,花一天时间去试镜,真的好年轻,我们两个青少年有点像在过着成年人的生活一样。

而这段往事在大本眼里,就是彻头彻尾的小孩装大人,毕竟他那时候还比呆萌小两岁嘛。

我们会坐火车,有时候甚至坐飞机,花大概二十美元买票,那时候你还能在飞机上抽烟。

除了一块儿奔纽约试镜,他们俩最绝的是,还有一个共同的银行账户,里面的钱都是两个人拍广告挣的,

相当于他们的追梦基金,只有在去纽约试镜需要路费什么的时候才能用这个账户里的钱。

呆萌在2011年接受CNN采访的时候说,这种两个人一起挣钱一起花一起追梦的态度是很自然的,因为他们的友谊总是遵循这些规则。

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钱能买一根棒棒糖,那就买下这根棒棒糖,然后两个人分着吃,这就是一直以来的做法。

如果一个人有戏拍了,得到了一个角色,那么另一个人也可以用这份钱,直到下一个角色出现。

年少时有个人这么不顾一切地陪着你一起追梦,回忆起青春的时候都会很快乐吧。

但呆萌后来反而庆幸,幸好没有高中之后就进娱乐圈,没有过早地做出职业承诺,不然就失去了上大学、更加深入学习的机会。

1988年,呆萌上了哈佛,两年后,大本去了佛蒙特大学,虽然在不同的学校,但两个人的关系依然很亲密,

因为除了表演,他们还有很多共同的兴趣——棒球、龙与地下城、一起去酒吧,听同样的人讲同样的老笑话。

马特和我有着相同的爱好,所以不管我们俩最后是事业成功,还是在道奇队比赛场里卖热狗,

那个时候他们俩境况比较窘迫,都没有工作,经常睡在彼此的沙发上,一起窝在地下室里写电影剧本。

这剧本原来是呆萌为了哈佛大学的剧本写作课写的40页剧本,从哈佛还差12个学分辍学之后,呆萌就带着这40页剧本去了洛杉矶,住进大本的公寓,两个人一起写。

而这本剧本就是电影《心灵捕手》的雏形,里面的部分场景就设在他俩的家乡剑桥,取材自他们自己的经历。

虽然剧本没有在ddl(最后期限)前及时完成,虽然卖剧本、讨论导演人选的过程经过了一番波折,最后他们还是说服米拉麦克斯买下了剧本。

两个人对这部电影完全没有太大的期盼,大本说他们当时的自我定位就是两个待在地下室写东西的白痴,

而当两个人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时候,更是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晕晕乎乎的,大本说

这就像是老电影里的一个场景,一份报纸从黑暗中旋转着出现在屏幕上,上面写着‘票房一亿美元!大奖!’

直到现在,他仍然是获得奥斯卡最佳编剧奖最年轻的作家,25岁,当时的呆萌也只有27岁。

捧着奥斯卡奖杯说获奖感言的两个人激动得几乎语无伦次,在台上一搭一唱地仿佛在说相声,大本中间直接破音了。

所有的亲朋好友,波士顿的父老乡亲,我们肯定忘了谁,不管我们忘掉了谁,我们都爱你!谢谢谢谢!非常感谢!!

从一起坐巴士去纽约试镜、一起睡地下室写剧本,到一起站上奥斯卡领奖台,年轻的他们实现了年少时的承诺。

【整个好莱坞都在磕的线年他们第一次发表奥斯卡获奖感言以来,他们已经获得了很多奖项,一起出现在无数的红毯活动中。

在《心灵捕手》之后,他们又合作了好几部电影,两个人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好莱坞的各大活动中。

有时候在活动上采访他们,就算不是两个人一起出现,记者采访的问题里也要cue到对方。

有一次,呆萌整个人挂在大本身上混进了鸡毛秀的节目现场,马上就有记者在采访大本的时候问到这件事。

大本立马开始眉飞色舞、声情并茂地讲述当时的场景,旁边静静盯着大本聆听的亨利卡维尔:感觉有被秀到。

我们之所以能写出《心灵捕手》来都是生活所迫,因为我们一起住好几年,都没有工作。

不要以为只有媒体在磕,好莱坞明星们都很吃这一对竹马的糖。跟呆萌合作了《应许之地》的约翰卡拉辛斯基,作为呆萌的编剧搭档,那段时间每周末都会去呆萌家一起写剧本。

我不能破坏这一对兄弟情!不然我觉得我会被扔进车里从此消失音讯全无,他们俩是不能触及的领域。

听起来有点像那种越轨的小三,不行,不可以这么做,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他们的事他们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与我无瓜。

一次活动上,大本当时的妻子詹妮弗加纳出席致辞,就直接提到了老公和呆萌的基情。

大本是从古至今感人至深爱情故事中的一位主人公,另一个人不是我,好莱坞伟大兄弟情的典范——马特和大本,大本和马特。

事实证明,在好莱坞,真爱依然存在,至少对我亲爱的丈夫(大本)和我丈夫亲爱的丈夫(呆萌)来说,真爱确实存在。

还有从小到大、从波士顿到好莱坞,两个人不管巅峰还是低谷始终坚守在对方身边的真挚。

大本事业一落千丈、还因恋情被群嘲,成为小报追逐的谈资时,呆萌在采访里为朋友说话。

2018年,大本背上的彩色龙文身被拍到再次引发群嘲,这次呆萌依然没有浪费任何时间、迅速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好朋友。

别人没有资格对另一个人想要在自己的背上做什么指指点点,我支持他,支持他所有的‘艺术表达’。

呆萌是大本唯一一个不会背叛的人。从小到大的友情,将近四十年的陪伴,无论什么都无法将他们分开,儿时曾经一起住的珍珠街,也成了友情的标志之一。

就在那部让他们俩一炮而红的《心灵捕手》里,他们俩写下关于友情的经典对白。

我下辈子都要住在这里,我们就住在彼此隔壁做邻居,带着我们的孩子一起打小联盟。

现在,他们就住在同一条街上,像四十年前的那两个孩子一样,像他们在剧本里写的那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