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青年时代的朋友、作家格里戈利罗维奇说,在一次开庭审判的案子期间,陀思妥耶夫斯基对这位作为受害者的女孩产生了强烈的邪念。虽然他过去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小女孩,但在审判结束后,他趁机设法接近这个小姑娘并奸污了她。

一位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相当熟悉的文学教授也证明有此事。他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曾向他吹嘘过他同一个小姑娘发生过性关系,并了她。这位小姑娘是由一位女家庭教师引领到他的浴室里来的。虽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遗孀竭力否认有丈夫一事,但并没有多少人相信她的话,她曾经把她丈夫写给她的不少色情变态的信做过大量的涂改。

另一位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同时代人也证明了以上两人说法的真实性,不过具体细节有些出入。据K. 纳扎里耶瓦娅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向她讲过,他怎样把一位女教师和一位未成年的同时都搞到手,女教师充当了类似于母亲的角色,负责照料这个小姑娘。

究竟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否过至今也不能完全肯定。虽然文学传记的研究者说,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有一段暧昧关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传闻在 20世纪的60年代至80年代广为流传,但由于缺少比较过硬的证据,陀思妥耶夫斯基之事至今依然只是一桩未了的公案。

无论是否确有其事,陀思妥耶夫斯基确实对于这种违禁的行为有着浓烈兴趣,他对这种施虐色情幻想极为迷恋,他意图的这种邪恶观念强烈而持久。的色情施虐观念不仅使他产生罪孽感,更给予他由于敢于犯罪的冒险刺激以及由罪恶感而引发的变态快感。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直在反复转述小姑娘这一事件,在他的作品《涅托奇卡·涅兹瓦诺娃》、《罪与罚》、《作家日记》、《斯塔夫罗金的忏悔》、《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以及《恶魔》中,都有表现对施虐的情节。《恶魔》中描述了绰号为加里亲王、长相独特而英俊的斯塔夫罗金如何12岁的姑娘,然后又怂恿她自杀的情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一书中则有试图小涅莉的描写。由于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恶魔》中完全采用现实主义的手法,细致而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小姑娘的情景,令当时的读者在感情和精神上难以接受,《俄罗斯信使》杂志曾拒绝登载描述的章节。

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创作看,他最喜欢表现的题材之一就是对幼童施虐的题材:只有在完全没有防卫能力的孩子们身上,成年人才能实现自己无限制的蹂躏愿望,他们精神上和头脑中存在的施虐淫念才能随意转化为肉体上的施虐行为。

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女孩的欲念是人对罪孽的预先品味和预先体验。幼童行为是因由孩子而引发的恶。在孩子身上,恶也被唤起。在高潮和大发时,者和受害者实际上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总体。由于这种不道德的行为的不可缺一,他们紧紧结合为一体,并在肉体上和精神上处于高度激奋的状态。但陀思妥耶夫斯基似乎忘了,被的女孩的激奋状态是由痛苦、绝望、恐惧和惊骇引发,而者所处的状态则是经由、攻击、得手、占有而达到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