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曼塔斯萨博尼斯是欧洲篮球传奇之子,但是他拒绝活在父亲的阴影下,决定用实力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结束在NBA赛场的高光一季后,现在的他期待帮助立陶宛男篮在萨博尼斯传奇伊始之地——考纳斯,锁定2020年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虽然多曼塔斯萨博尼斯曾经笃定的表示,父亲并没有强迫自己走上篮球的道路。但是,身为篮球传奇巨星之子、在成长过程中以球为伴,不打篮球他好像也没有其它别的选项了。

在一次接受FIBA的采访过程中,小萨博尼斯表示:“小时候我就一直想继承父亲的衣钵:为自己的球队效力,赢得奖牌。”而赢得奖牌对他来说将会是非常特别的成就,因为他是篮球风靡全国的立陶宛人,因为他的姓是萨博尼斯。

说起奥运会和立陶宛篮球的故事,就不能不说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以及那支由阿维达斯萨博尼斯和萨鲁纳斯马修利奥尼斯领衔,斩获铜牌的立陶宛男篮。

当然,还有当时他们登上领奖台时身上穿着的夸张服装:以立陶宛国旗颜色为主色调的T恤、短裤搭配“灌篮骷髅”的图案。那套领奖服已经成为该队历史上的一个符号。

美国篮球传奇比尔沃顿在接受Grantland专访谈到老萨博尼斯时曾经表示:“他能够完成任何事情。他有拉里伯德和和皮特马拉维奇的技术;有贾巴尔的运动能力;能投三分,还能传球、空切、运球过人。”

沃顿口中描述的是年轻时的萨博尼斯,他在球场上的表现超出了当时人们对一个身高2米21的大中锋的固有认知。集惊人的敏捷身手、良好的协调性以及出众的阅读比赛能力于一身。但是,当年那位立陶宛神童在1987年就遭遇双脚跟腱断裂的伤病,年仅22岁。伤病也彻底改变了他的打法。

萨博尼斯对于当时的苏联队来说太重要了,以至于为了治疗他的伤势,苏联当局在冷战时期特批他可以前往美国接受治疗。当时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让他赶上1988年韩国的汉城(现称首尔)奥运会。当年的苏联男篮希望在缺席1984年奥运会之后能够在韩国强势归来。

最终萨博尼斯在美国的治疗取得了效果,他也参加了汉城奥运会。但是人们很快发现,萨博尼斯已经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尽管如此,他仍然能在球场上起到关键作用。半决赛对阵美国和决赛对阵南斯拉夫的比赛中,他的价值得到了体现,帮助苏联最终赢得了他们的最后一枚奥运男篮金牌。

萨鲁纳斯马修利奥尼斯利用立陶宛独立后的第一年时间为国家队筹集资金,以便让立陶宛男篮参加奥运会成为可能。当时独立后的立陶宛尚处动荡之中,篮球队需要自给自足。当时在NBA金州勇士效力的小前锋马修利奥尼斯通过各地演讲筹集资金。当《旧金山纪事报》的记者注意到他发起的活动后,一切迎来了转机。马修利奥尼斯为国家队筹钱的事传到了当时颇受欢迎的“感恩至死”乐队成员的耳朵里。

感恩致死乐团成员是篮球迷,他们邀请马修利奥尼斯出席他们在底特律的演唱会,而当时演唱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后者效力的球队在那里有比赛。乐队不仅资助了立陶宛队,还为球队设计了T恤,为球队发了很多箱衣服来帮助球队筹款。这就是立陶宛男篮在巴塞罗那奥运会领奖台上身穿另类服装背后的故事。

那套色彩斑斓的服装象征着新的自由以及立陶宛队对于相信自己的乐队想要表达的感激之情。

当然,巴塞罗那奥运会季军争夺战击败独联体队斩获的那枚铜牌所承载的意义远超奖牌本身。萨博尼斯在纪录片《另一支梦之队》中表示:“首尔赢得的铜牌是我们的灵魂,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

这就是为什么对于小萨博尼斯来说,为立陶宛赢得奥运奖牌会有更特别一层意义的原因。尽管目前他的首要任务是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

小萨博尼斯参加过2016年里约奥运会,当时他20岁。五年后的他已经进入运动生涯巅峰期,和瓦兰丘纳斯一起成为立陶宛男篮的领军人物。

小萨博尼斯在NBA完成了他父亲未能完成的事情。老萨博尼斯在32岁才踏上NBA赛场,当时他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老萨博尼斯退役后,他们全家移居西班牙生活。小萨博尼斯在马拉加青年队开始了自己的篮球生涯。2016年NBA选秀大会上,他在首轮第11顺位被奥克拉荷马雷霆队选中。

效力雷霆队的第一个赛季,小萨博尼斯的表现取得了一定成功。在被交易至印第安纳步行者队后,他迎来了生涯的高光时刻。虽然和父亲有很多区别(小萨是左撇子,比父亲矮10厘米,和生涯后期的父亲相比,体型瘦弱),但是基因是不会骗人的。也许小萨永远无法达到父亲“篮球运动最伟大的大个子传球手之一”的高度,不过在现在的步行者队中,他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发动机。

小萨博尼斯已经两次入选NBA全明星,在国家队也成长为球队领袖。现在,他们的目标是从落选赛中脱颖而出,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但是过程注定不会轻松,因为和他们同处一个赛区的还有由卢卡东契奇领衔的斯洛文尼亚队。不过,立陶宛队拥有主场优势,比赛举办地考纳斯就是他父亲出生的地方,也是传奇开始的地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