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下旬,特朗普的原配伊万娜的葬礼中,特朗普家族可谓是齐聚一堂。连小特朗普的前妻凡妮莎(Vanessa Trump)都意外带着5个孩子出席了。这是在凡妮莎和小特朗普离婚后,难得的同框,这一亮相当然是很吸引吃瓜群众的目光。

凡妮莎不是特朗普家族中最知名的成员之一。在她与小特朗普交往之前,她的大部分生活似乎都笼罩在猜测之中。而且结婚以后,也并没有过着非常公开高调的生活。但几十年来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一个年轻的模特转变为与白宫有着密切联系的女继承人。

可以说特朗普家族的每个人都有相当精彩的故事,今天就先和大家扒扒凡妮莎特朗普。

嫁入特朗普家族并不是瓦妮莎要“傍大款”,因为她自己的家庭就非常殷实。凡妮莎原名凡妮莎海顿(Vanessa Haydon),她的母亲邦尼(Bonnie Kay Haydon)有着丹麦血统,经营着一家模特公司 Kay Models。她的外祖父是丹麦爵士音乐人凯伊万斯(Kai Ewans)。

她的父亲查尔斯(Charles Haydon)是一位名人律师,他代理过的著名客户就包括女演员玛丽莲梦露和房地产投资人亚伯拉罕赫希菲尔德等标志性人物。有人说查尔斯是她的生父,但也有说法称查尔斯只是她的继父。值得一提的是,查尔斯比邦尼年长30岁。

家庭的优越条件让凡妮莎的成长环境也相当富足。她和家人住在联排别墅中,在曼哈顿上东区的奢华环境中长大。就读的是昂贵的德怀特学校,在去年,这所学校一年的费用接近5万美元。她和妹妹Veronika还有一个保姆专门照顾。

妈妈经营着模特公司,凡妮莎从小就能在模特中穿梭。在接受《》采访时凡妮莎说小时候,她时不时会参加“疯狂派对”,与模特们擦肩而过。

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凡妮莎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模特,从小就在镜头前摆pose,但意外的是她签约的并不是自家的公司,而是纽约的经纪公司Wilhelmina。

据凡妮莎以前的同学说,她年轻时相当狂野。高中时,她的男朋友是帮派成员瓦伦丁里维拉(Valentin Rivera),曾因包括袭击和过失杀人等罪行入狱数次。

在接受Page Six采访时 ,里维拉说,十几岁的凡妮莎帮助他运送。当他被送到最高安全级别的少年监狱时,他们甚至还在一起。“她对我被带走感到心碎,”里维拉说。“第一次她来看望我时,她很不高兴,她有点哭了。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就习惯了。她只来看过我两次,因为她妈妈不让她来看我。

里维拉说凡妮莎是他的初恋,凡妮莎自己并没有公开否认过这段关系。但也有人指出这是里维拉在用高中时代的故事获取流量。

令人惊讶的是,里维拉称他与凡妮莎分手并不是他的帮派活动和官司,而是因为第三者。而这个第三者来头有点大。《纽约邮报》报道凡妮莎与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约会后,里维拉与她分手了。

《迪卡普里奥甜美的爱是 20 岁的时装模特凡妮莎海顿(DiCaprios luscious love is 20-year-old fashion model Vanessa Haydon)》,这是当年的八卦故事标题。发布于1998年5月,故事里还写着,“在过去的两周里,这对充满激情的情侣形影不离。他们‘试图对他们萌芽的恋情保密’——但这一切都在上周一个私人派对上泄露了出来……可以看到这对情侣们手牵手、亲吻和拥抱,在昏暗的角落里一直待到凌晨。”

但是凡妮莎和小李子的这段关系从未得到官方证实,《纽约》杂志甚至猜测是凡妮莎自己有意传出的这些故事。

在和小李子的关系结束后,凡妮莎还约会过沙特王子哈立德本班达尔。哈立德出生于1977年,父亲是班达尔本苏尔坦,曾担任驻美大使长达20多年(1983-2005)。哈立德自己也是和父亲一样走上外交生涯,他曾作为驻美大使的顾问在华盛顿工作了三年。2017年,哈立德成为沙特驻德国大使,而在2019年,哈立德又去当了驻英大使。

有消息称凡妮莎和哈立德的关系是已经到了同居并计划结婚的阶段。“班达尔对待她就像对待他的女王一样,这与小特朗普完全相反。他们全天候在一起。他们是真正的一对。”

然而,有接近特朗普家族的消息人士称,这段关系远没有如报道的那么深,瓦妮莎和王子只是约会过,从未住在一起,也没有结婚的计划。

在2003年的911事件后,哈立德是回了沙特阿拉伯,和凡妮莎也就宣告分开。哈立德的父亲据说和基地组织有所关联,但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和有关。

一直以来,特朗普家族的女性和模特的关系都非常紧密。特朗普的三任妻子,伊万娜特朗普、玛拉梅普尔斯和梅拉尼娅特朗普都是模特出身。伊万卡也继承了母亲的事业,做了模特。连小女儿蒂凡尼特朗普都会偶尔出现在T台上。

看来小特朗普是继承了父亲的品味。此外,不知道是不是特朗普希望自己的儿媳是模特,当初二人认识还是特朗普作为中间人,撮合了一把。

2003年,在一场时装秀中,凡妮莎和小特朗普初次相遇,她回忆道,“我正在参加那个时装秀,唐纳德特朗普带着他的儿子来到我面前:‘嗨,我是唐纳德特朗普。我想给你介绍我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

随后,三人进行了简短而尴尬的对话。中场休息时,特朗普再次注意到这个漂亮的女孩,但似乎已经忘记之前和凡妮莎打过招呼了。“唐纳德再次来到我身边,我觉得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凡妮莎记得她当时是这样回答的,“是的,我们刚认识,五分钟前。”

小特朗普回忆这次初遇则是说:“你知道,当时我 25 岁,我和女孩相处得很好。让我父亲试着为我挑选女孩真的不是我的伎俩。”

初次见面这么尬,两个人似乎对对方都没留下啥印象。不过缘分妙不可言,六周后,在市中心的一场生日派对上,经由两人共同的朋友介绍,他们有了第三次接触。

最开始,两个人都没想起来见过对方,在聊了一个小时后才突然发现之前在时装秀见过,凡妮莎脱口而出“……你是那个和迟钝爸爸一起的!”恋情就此展开。

两人的关系进展得很顺利,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小特朗普就向凡妮莎求婚了。如果说特朗普支持凡妮莎进入特朗普家族,但对这个求婚,特朗普是不太开心。

当时,小唐纳德在新泽西珠宝店 Bailey, Banks & Biddle前面做了公开求婚,戒指价值10万美元。《纽约邮报》当时报道说,小唐纳德是免费获得了这枚戒指,用在珠宝店的求婚作为交换,为商店带去宣传。(然而这家店在2009年还是倒闭了。)

这样的求婚看上去非常的商人和俗气,但其实几个月前,瓦妮莎已经在家里得到了一个更浪漫的求婚。

特朗普则认为儿子这个用名气换取利益的行为是不珍惜自己的羽翼。在参加拉里金的节目中,特朗普说,“当你有一个像手枪一样炙手可热的名字时,你必须对这样的事情非常小心。”

2005年,凡妮莎和小特朗普在豪华的海湖庄园举行婚礼。凡妮莎穿着自己设计的礼服,现场有370名宾客。小特朗普的姑姑,联邦法官Maryanne Trump Barry主持了婚礼。

曾担任凡妮莎的模特经理和公关人员的克里斯汀肖特回忆称:“凡妮莎在婚礼上告诉我她想要五个孩子。她对此非常具体。不是三个,不是四个,而是五个。”

婚后,凡妮莎也真的生了五个孩子,女儿凯麦迪逊(2007年5 月生)、儿子唐纳德约翰三世(2009 年 2月生)、儿子特里斯坦米洛斯(2011 年 10 月生)、儿子斯宾塞弗雷德里克(2012 年 10 月生)和女儿克洛伊索菲亚(2014 年 6 月出生)。大女儿的名字就是致敬了凡妮莎的外祖父凯伊万斯。

要带5个娃的凡妮莎可谓是个超人,连伊万卡都非常佩服。在2016年的《人物》杂志采访中,伊万卡说“我的嫂子瓦妮莎是一台机器,她可以带走所有 [我的孩子],甚至不会注意到。她有五个孩子,对我来说她是神奇女侠。她可以同时照顾他们,每个人都拉着她,她可以同时与每个孩子都建立亲密的关系,这太了不起了。”

伊万卡还会向凡妮莎寻求育儿的建议,她称赞瓦妮莎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真的很鼓舞我。”

2018年,在结婚12年多后,凡妮莎向小特朗普提出了离婚,让人感到相当意外。凡妮莎提出的还是非争议性离婚,通常情况下需要双方都对离婚的所有事项都达成协议后,才会直接采用非争议性离婚。

纽约的婚姻律师肯尼斯伯罗斯说:“无争议的离婚是一种更理智、更健康的做事方式,这对特朗普家族来说很不寻常。”

而导致离婚的原因可能是多样的。Page Six报道称小特朗普给凡妮莎的帮助很少,而且一直让她的预算很紧。“她过着不奢侈的生活,很少能在晚餐时拿到支票。”但是凡妮莎的发言人对这种说法进行了否认。

此外,据《美国周刊》报道,小特朗普在2011年底至2012 年 3 月期间与女子组合丹妮蒂凯恩中的奥布里奥戴有染。这段婚外情是在瓦妮莎发现后才结束的。虽然最后和解了,但婚外情还是对他们的婚姻造成了影响,并且可能是他们最终离婚的因素之一。

在特朗普成为总统之后,凡妮莎也面临了来自第一家族的压力。据《纽约邮报》报道,2018 年 2 月,瓦妮莎打开一封寄给丈夫小特朗普的信封后,里面装满了粉状白色物质。凡妮莎被紧急送往医院,害怕那些未知的物质是有毒。最后那些粉末只是玉米淀粉,一切都是个恶作剧,但它确实让凡妮莎被吓坏了。

对于这个意外事件,凡妮莎说:“这是对一个母亲的懦弱行为,而且即使在今天,每次打开信件,我的内心都会像那天一样感到恐惧。这些行为是懦夫,是。不管政党或意识形态,没有人应该经历我所经历的。”

去年有报道称,凡妮莎和特勤局的特工有一段关系。在《零失败:特勤局的兴衰》一书中,普利策奖得主记者卡罗尔莱昂尼格称,凡妮莎“开始与一名被分配到她家人的特工约会”。但这种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并不知道,最后也没有得到官方确认。

传闻说小特朗普没有给凡妮莎很多钱,但其实凡妮莎家里并不缺钱,甚至在离婚后,凡妮莎还继承了一大笔家产,而这笔家产就和小特朗普完全无关了。

凡妮莎的父亲查尔斯除了是律师还是一名出色的投资人。虽然他在2005年就去世了,但是精明的投资让他的家人在现在还能收到回报。

1992 年,查尔斯在食品公司Raos Specialty Foods投资100 万美元,拥有30%的股份。这家公司生产酱汁、橄榄油和调味品。25年后,这家公司以大约 4.15 亿美元的价格被竞争对手收购,其中给到凡妮莎继承的股份部分价值为6200万美元(税前)。

选择潇洒离开的凡妮莎和特朗普家族其实还保持着不错的互动。2019年,特朗普生日时,凡妮莎就晒出孩子们的祝福,祝爷爷生日快乐。今年,又带着孩子们出席伊万娜的葬礼。即使前夫来自美国最具流量的特朗普家族,凡妮莎也没有用此来炒作,而是继续保持低调。

现在的凡妮莎看起来很享受独自一人带着五个孩子的家庭时光。凡妮莎的推特简介中写的都是“我是 5 个了不起的孩子的母亲,我的孩子就是我的生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