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踏上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那一刻起,产自该国的“塔纳咖啡”便相随左右,伴我们度过愉快的旅行。飞机上酒店里饮的是“塔纳咖啡”,超市里商铺中售的是“塔纳咖啡”。若请当地人推荐赠送亲友的礼品,答案亦是“塔纳咖啡”。瓦努阿图人会骄傲地告诉你,“塔纳咖啡”是世界公认的味道最好的咖啡之一,曾两次荣获澳大利亚“悉尼皇家复活节展”国际食品大赛咖啡比赛单品咖啡三等奖。

“塔纳咖啡”在业内颇负盛名,但因产量少,出口也少,“藏在深闺人未识”,中国消费者很少有人知晓。为一探究竟,不久前,我们前往位于首都维拉港海滨的“塔纳咖啡”加工厂参观。

咖啡厂由1903年竣工的天主教堂改建而成,集车间加工、咖啡屋和咖啡史展厅于一身。“塔纳咖啡”创始人和掌门人爱丁顿先生在门口热情迎接我们。一进屋,一股咖啡的浓香便扑面而来。主人请我们品尝,香气浓郁,口感醇厚,难怪受到世界各地咖啡鉴赏家的青睐。

爱丁顿生于澳大利亚咖啡世家,其咖啡鉴赏力超群,对咖啡历史掌故如数家珍,多次应邀担任澳大利亚咖啡大赛评委。他说,“塔纳咖啡”以咖啡豆的出产地——瓦努阿图的塔纳岛命名。岛上的雅苏尔火山像一座天然肥料加工厂,不停地将富含矿物质的火山灰喷出,在岛上堆积起厚厚的火山灰土层。世界上最好的咖啡一般产在赤道附近。塔纳岛虽处南纬20度左右的亚热带,但阳光充沛,气候凉爽,年降水量2100毫米,极为适宜咖啡豆生长。数十年前,他将几十种咖啡苗带往塔纳岛试种,从中选出成活率高、品质稳定、抗病虫害能力较强的三四种,组织当地村民,在海拔400米左右的坡地上进行大面积种植。为了保持生态系统不受破坏,种植园里不使用任何有害化学喷雾剂或化学肥料。咖啡豆成熟后,经手工采摘、脱皮、天然发酵、人工清洗、专业混合、初步晒干等工序,还要达到一定湿度要求。公司还定期对种植者进行种植技术与农场管理培训,确保咖啡豆的最佳品质。

随后,我们在爱丁顿的引领下参观了投产于1984年的咖啡厂。塔纳岛的咖啡豆就是在这里进行再脱皮、烘焙、研磨和包装的。我们看到工人们每次将15公斤原色咖啡豆倒入近两人高的炒炉,精心控制温度、湿度和时间,确保火候恰到好处,适时启炉。热炒约30分钟后成为次深色咖啡豆,再炒数分钟,便是深色咖啡豆。将两种咖啡豆按不同比例混合,然后研磨。混合比例不同,咖啡口味便不同。这样生产出来的咖啡,香气独特,余味无穷,不仅为最挑剔的业内人士欣赏,也深得消费者喜爱。“塔纳咖啡”的包装亦有讲究,包装上有一透气阀门,使咖啡产生的二氧化碳气体能够单向排出。

爱丁顿告诉我们,“塔纳咖啡”年产50吨左右,占据瓦努阿图全国98%的市场,亦是这个国家出口的拳头产品,主要销往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斐济等国。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塔纳咖啡”是瓦努阿图展台隆重推出的展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吸引了无数观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